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

3月15日,光线影业带着《阳台上》登陆院线,雷文吐槽中心对垒万达影视的《过春福利热天》。然而这次,光线影业却少了一向在“青春”市场势在必得的底气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《阳台上》仅获得323.3万元票房。一方面,《致我们终将逝去干没的青春》曾创下的7亿票房辉煌难再续;另一方面,劲敌入局、观众越发挑剔的眼光,让“流量明星”+“流失禁文量IP”的套路吸金力不计以往。如今,最懂也是最早挖掘出青春题材电影的光线影业,似乎也有些迷谎容亦舒茫了。

新片遭遇滑铁卢

据猫眼专业版显示,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jesifee,3月15日正式上映的《阳台上》,在两天半的时间里累计票房仅为323.2万元,除上映首日的单日票房达到近200万元外,第二日的单日票房便仅在100万元左右徘徊。这不仅不敌同日上映的《过春天》截至目前累计获得的569.9万元票房,也不敌已上映24天的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单日仍能实现500万元以上票房的市场表现。

与此同时,《阳台上》的口碑评价同样也遭遇冲击。其中,该片在豆瓣电影的评分为6.2分,将将过及格线,并有约半数评价者给予三星评分。此外在猫眼电影上,该片《阳台上》的评分则仅有5.0分,大多数观众给予1-2分,占比近四成,而《过春天》则有8.1分。

以上市场表现与《阳台上》当初的改档原因:“希望留给《阳台上》宣传、发酵的时间更多一些,让更多可能对它感兴趣的观众们有机会发现它、了解它,我们都认为这部电影值得更多的目光”两相对照,十个月的发酵时间似乎并没有起到较大作用。

票房与口碑双低的情况,不禁让外界对该片本身产生疑问,更引起人们对该片背后的出品方,也是最早挖掘出青春片市场的光线影业产生关注。

实际上,《阳台上》只是近年来光线影业票房较低的青春片之一,北京商报记者初步ben10外星传奇统计,自2016年起至今,光线影业出品或联合出品的6部青春片里,只有2部实现票房破亿元,即《悲伤逆流成河》和《谁珍嘉丽的青春不迷茫》,而其余4部影片的票房均为千万元甚至是百万元规模。这不禁令人们疑惑,此前通过青春片实现超7亿元票房、被称为最懂青春片的光线影午夜宫影院业怎么了?

“明星+IP”吸金失速

回顾光线影业此前在青春片上创下的成绩:2013年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以7.19亿元票房,让人们看到青春片存在的票房潜力;2014年《匆匆那年》和《同桌的你》分别实现的5.88亿元和4.55亿元山海关,warframe,珂润票房,则再次证明了青春片的市场可能;2015年《左耳》的4.85亿元票房,甚至让人们看到新人演员主演青春片同样也能具有一定市场号召力。一部接一部的成功,却戛然而止。或许有人认为,是否因为影片中缺少明星或者知名IP才导致票房下滑,但实际情况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。

以目前正在上映的《阳台上》为例,该片男主角虽然是刚刚进入未成年卖淫演艺圈的王锵,但已具有较大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周冬雨同样也特别出演影片,还担任了该片的出品人,而导演则是曾执导《钢的琴》的张猛,因此从团队阵容来看本澤朋美,《阳台上》不乏吸睛之处。再看影片内容,该片由同名小说《阳台上》改编而成,虽然热度无法与热门网络小说相比,但也有自己的读者群,豆瓣读书的评分也达到了7.0分。

影评人刘贺表示,无论是知名明星出演还是IP改编,均是试图保障电影市场效果的方式之一,但却不是万能药,不能确保万无一失,关键还在于内容本身深圳富婆。如果拥有过硬的内容,明星与IP均能锦上添花,实现更大的宣传效果,假若内容不佳,再多知名明星出演也难以挽回票房,此前已有诸多案例证明了这一点。

从观众反馈来看,近年来光线影业出品的部分青春片或多或少会遭到质疑,且大多离不开缺乏新意、故事情节套路化等,如2017年翟恒治上映的《秘果》,部分观众便反馈“套路老掉牙”、“人设存硬伤”、“槽点满满”等,同时还有观众认为演员的演技也需要进一步提高,以上诸多情况无疑损耗着观众对于青春片的新鲜感和观影欲望。

竞争加剧调整定位

光线影业的青春片难以再获曾经的盛况也离不开电影市场的变化。近年来,随着观众需求的增加以及制作技术的提升,国内电影市场的影片类型、题材愈发多元化,同时每年上映的国产新片数量也常年保持在两三百部,意味着约每两天便有一部国产新片上映,再加上多部海外大片抢占的市场,青春片的发展空间持续感受到愈发激烈的竞争。

但青春片真的没有发展潜力了吗?或许不然。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,“青春题材本身是穿越之军阀阔太没有问题的”。除此以外,从票房情况来看,现阶段全国电影票房每年已超600亿元,但青春片每年所实现的票房总和大约为20亿元,在整个市场中占比仅为3%,作为一个能引起年轻观众共鸣、让年龄较大的观众回忆起青春时期的影片类型而言,青春片应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青春片还有另外一个作用,即成本相对较低,同时还能培养新人导演、演昆特沙员,这也是光线影业此前大力布局青春片的目的之一。而面对观众对于青春片的疲惫感,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此前也已有所预兆,并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百姓关注今天直播视频,“接下来往下走的话,观众肯定对现在的这种,跟现实结欧美第一合相对紧密的青春片,他们挽妻会产生疲倦感,新鲜感肯定会减弱。那你要挑战观众的神经,就要结合更多的类型,比如说校园犯罪,我们现在审查制度比过去要好一些,所以也是可以做的。”

在从业者看来,青春片的突破点在于能否打破惯有思维,在现有内容套路的基础刑床by荏苒上实现创新,寻找到更多与青春相结合的元素与题材,而不是只停留在青春本身,此外在项目运作上也要与观众当下的需求、生活习惯进行契合,为青春片提供更大的发展可能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